阿唯唯唯
灣家人
隨心情切換繁簡字(#
大考完我會開始努力寫的
請多指教!
 

《〈冰漾〉Travel》

当他踏上旅程的时候,很多人都持着反对意见,但他只是沉默的坚持这份想法。

那时黑袍天使问了一句话,他这麽回答。

"不后悔,有褚的日子,我不孤单,未来也是如此。"

然后众人纷纷送出祝福、目送他上路。

吹着和徐的风,今天万里无云。

一抹银红的背影。

有着精灵与兽王血统的他,依旧拥有悠悠岁月。

但曾经身边的腹黑紫袍搭档已经不在了。

心爱的人、半精灵一生认定的唯一,亦然。

——他捧在手心上的小妖师。

在守世界与原世界穿梭,繁华热闹的都市、轻鬆安宁的乡间,他一步步走过。

偶尔顺便修理倒楣让他发现的鬼族,更多时候,以银中带红的身影加入主客间的交流。

走累了,思念起小恋人腼腆的微笑、脑残时比故事还精彩的表情,不禁使他低低骂一声"白痴",心裡又充满力量。

其实最初的原因,只因妖师恋人的一句话——

那天完事,"他"睁着温润的黑眸在半睡半醒之际,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,'学长,等我们老了,来去旅行吧!好不好好不好?'

你眼神裡的宠溺都快溢出来了,揉了揉"他"软软的乌丝,你淡笑着答应。

犹记得"他"红通着脸害羞的埋进枕头嘟囔着"学长你干嘛露出那麽帅的笑容啦我还要睡觉欸"如此话语,你的嘴角又更上扬些许。

曾说好的年老,只有一方达成。

不畏种族的爱情,到头来只剩下一人,"他"早已远去,而他空留在漫长岁月。

过了人类口中的古稀之年,"他"已离主神的怀抱不远矣,而他是仍旧年轻美丽、甚至还未成为成年精灵。

站在病床前,看着心头之肉以馀下所有的力气握住、却是轻到好似羽毛的力道在他的手中,带着美好温柔的微笑,在他耳边喃喃道来。

'学长,我这生过得,很幸福。'

"他"缓缓的嚥下最后一口气,闭上凝视他超过半百载的双眼。

坚韧强大如"冰炎"之名的他终于是滑落下一颗晶莹的泪珠。

如今,今非昔比。

随手解开有些凌乱的银色马尾,额前流洩的红就好像是看似的冷漠中对恋人满满诉不尽的爱意,重新扎起,将徜在风中呢喃的思念再次抓回。

他伸手拿出小妖师生前宝贝的笔记本,修长白皙的手指抚过已斑黄的秀气字迹。

低低的轻笑,他敛起红瞳,拍拍双颊。

该继续上路了。

他要带着心爱之人留下的爱,替他走完他来不及看的风景。

褚,下一站要去哪裡好?

我爱你,褚。

半精灵、飒弥亚·伊沐洛·巴瑟雷,他认定的"他",人类、褚冥漾。

湛蓝如海的天空,今天天气晴。

一抹孤寂的银红。

ΔΔΔ

放点旧文

新文持续努力中。。。

 
评论
热度(15)
© 阿唯唯唯/Powered by LOFTER